当前位置: 首页 » 本地 » 商业服务 » 传媒 » 正文

成都牧羊人畜牧有限责任公司频繁更换马甲背后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5-17

我自己亲身经历了成都牧羊人畜牧有限责任公司(原四川宁氏牧业有限公司),现已经是空无一人,扬州牧羊人畜牧科技有限公司(已名存实亡),青岛牧羊人畜牧工程有限公司(已宣布破产),常州牧羊人畜牧工程有限公司,江苏华丽食品机械股份有限公司 人物:高瑞斌,屈中华,陈正俊,催文龙,张国平,侯英勇,王军,姚大树,张文良,陈志龙,王刚 。
首先,我不知道农牧行业牧羊公司是怎么样一个演变,成都牧羊人也好,扬州牧羊人也好,青岛牧羊人也好,常州牧羊也好,常州华丽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也好。公司名称千变万化,但我们安装设备所对接和接触的人物都是以上这些人,而他们上面的老板是范天铭,此人我没有见过。我们安装工人的工作服和安装设备的商标是Famsun和eurofam,接收安装合同的邮箱后缀却是[email protected]。现在领导还是这些领导,他们更换各种马甲规避债务,公司和公司名称各种变化,现在找这些人支付安装费,他们以公司帐户上没有钱为由拒付我们农民工的安装费,要么就让我们去打官司告他们。
短短两年时间,从成都牧羊人畜牧有限责任公司(原四川宁氏牧业有限公司),到扬州牧羊人畜牧科技有限公司,再到青岛牧羊人畜牧工程有限公司,再到常州牧羊人畜牧工程有限公司,再到江苏华丽食品机械股份有限公司。领导还是这些领导,但是我们农民工的血汗钱却被各种踢皮球,无从讨要。
工地一:时间2016年3月, 地点:湖北省黄梅县独山镇界子墩张红兵养殖场。项目经理:陈志龙。项目负责人:肖平(已离职)。
公司:成都牧羊人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地址:四川彭山,公司总经理:姚大述(该公司前任总经理屈中华,副总张文良)。
一开始我们是以民工队伍的身份跟牧羊安装服务,其中有几个还是原成都牧羊的正式员工,后来成都牧羊接牧羊集团总部要求我们民工队伍必须要找公司挂靠才能给我们工程安装。我们都是没有多少文化的农民工,殊不知,这已经是牧羊为了规避债务和风险的开始。从此噩梦般的安装工程开始了。一线的安装工有多辛苦多劳累我就不多赘述了。
工地二:安徽宿松。 公司:成都牧羊人机械设备有限公司。项目经理:陈志龙,项目负责人由肖平转变到王军。
这个工程做到一半,因成都牧羊人经营上欠巨额债务而被供应商堵门,造成各工地无法正常发货,工地被逼停工。众多供应商聚集堵门,据了解最终总公司老板范天铭拨款,付了一部分钱,堵门事件才得以缓解。我们当时远在安徽工地,这些情况时后来才得以了解。接下来公司经历了一次变革,领导们商议在扬州马上成立了一个扬州牧羊人畜牧科技有限公司,入驻牧羊二园(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华声路牧羊二园),这个地址也是我们后来邮寄合同的地址。为了打消我们安装队对扬州牧羊人畜牧科技有限公司的怀疑,扬州牧羊人召集我们所有安装队到扬州牧羊集团总部开会,带我们参观牧羊园区,实则向我们量肌肉,暗示我们牧羊是有实力的公司,不会差我们钱。牧羊养殖事业部总裁陈正俊,扬州牧羊人工程交付总负责人(催文龙),交付经理为(王军),几位领导都一齐接待了我们,为我们安排了接下来的工作。我们似乎看到了公司的诚意, 又重新燃起了信心. 事实上在接下来的两个工程, 钱却是是正常结算给了我们.同时, 原成都牧羊人总经理姚大述回扬州后被架空,最后离职了。
工地三:安徽宿松香味养殖场。公司:扬州牧羊人畜牧科技有限公司 。项目经理:陈志龙, 工程负责人:王军。王军的领导崔文龙,
过渡到扬州后,王军负责与安装队对接。合同也是王军以扬州牧羊人的名义与我们施工队签订。
工地四:河南南阳淅川华新禽业有限公司。公司:扬州牧羊人畜牧科技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刘洪飞,工程负责人:王军。
该工地因公司产品质量有问题,王军令我安装队反复改造,前后改造用时两个多月,改造费用经王军核对后让我安装队开具发票(金额近肆万元)并寄达公司后,牧羊迟迟不肯支付,在我方不断催讨后,以票据在和常州交接中丢失为由一直不肯支付。时至今日,仍没进行支付。
工地五:四川绵阳北川羌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扬州牧羊人畜牧科技有限公司。项目经理:石伟。项目负责人:王军。这是唯一一个正常的工地。
工地六:四川特驱集团金堂种鸡养殖基地。公司:扬州牧羊人畜牧科技有限公司。项目经理:陈志龙,工程负责人:王军。王军的领导催文龙。
此项目由于特驱对牧羊供货产品质量不满意,公司领导屈中华,张国平,侯英勇、王军等来特驱协商解决此事无果,造成我安装队在进场安装两个月后(大约用工800多个)而烂尾。在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扬州牧羊人畜牧科技有限公司已悄然过度到青岛牧羊人畜牧工程有限公司。经公司高层领导各种商议,王军等相关人员又转移到了青岛牧羊人畜牧工程有限公司,公司总经理张国平,副总经理侯英勇。现扬州牧羊人畜牧工程有限公司已名存实亡。但仍在以此公司名称签销售合同和安装合同。
工地七:陕西咸阳康大现代农业有限公司。公司:扬州牧羊人畜牧科技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周科文。项目负责人:王军、催文龙。
王军已进场后支付我安装队特驱项目安装费用为由,令我安装队进场安装。在安装进行到工程80%左右,公司无法正常供货,造成现场长时间停工待料。王军和崔文龙到现场检查工作后,他们再次以不得不进行安装为由把我安装队所有人员转移到山东泗水鸿顺养殖场进行安装。
工地八:山东泗水鸿顺养殖场。公司:常州牧羊人畜牧工程有限公司。项目经理:王刚。项目负责人:王军,总负责人:崔文龙。
2017年5月,王军安排常州牧羊人畜牧工程有限公司文员聂莉莉(现已离职)联系我安装队称以后所有工程交接票据全部由常州牧羊人畜牧工程有限公司经手,所有流程均由常州牧羊人来走。工程总交付负责人依然是催文龙,我所安装的工地工程负责人仍然是王军,事后不久,王军安排公司通过以后缀为eurofam.com的公司邮箱给我发送了一份投标合同,安排我安装队到山东泗水鸿顺进行鸡舍安装,投标文件公公司名称是常州牧羊人养殖设备工程有限公司。我安装队按授意填写后寄了回去。后来得知该工程是由青岛牧羊人畜牧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义安排发货到甲方的。2017年8月,现场持续断货,造成无法正常施工,直至9月初青岛畜牧工程有限公司宣布破产。我安装队持续在电话中向王军商讨支付安装费无果。工程烂尾。由于泗水鸿顺甲方支付了巨额设备费用,公司宣布破产,钱无法要回来,甲方拦住我施工人员不让离场,后来各种沟通解释差点报警等才得以让我们离开。该项目安装费,后来,王军、崔文龙、高瑞斌等领导以该项目在青岛账目上为由,拒付安装费用给我们。
工地九,安徽毛集正邦集团养猪场。项目经理:陈志龙,工程负责人:王军,工程总负责人:催文龙,总裁:高瑞斌。
在电话沟通反复讨要安装费无果,王军及催文龙称我所安装的泗水项目在青岛帐上为由,拒付安装费。后来经过他们各种安抚,让我继续为他们做工程,之前的安装费会慢慢支付给我(后来才知道这种话完全是圈套)。对他们我仍然抱着希望。这个时候已经压了好几十万的安装费没有结算(这对于我们农民工来说已经是非常巨额的数字了)。弟兄伙们一直催要工资血汗钱,我也没有办法,只好手机APP上面各种能贷款的渠道全部贷款来垫付给他们,但仍然杯水车薪。王军、催文龙答应,先行进场安装,后面支付以前所欠安装费用。在入场安装完毕两栋后,常州牧羊畜牧工程有限公司支付了现场已安装部分工程款,对前面所欠工程款一再拖延。同时安排我施工队进入四川希望(新津邦德农研所)进行安装,该公司也属于特驱,跟我金堂所安装的项目也同属于特驱管。由于安徽毛集正邦集团工地,农民工弟兄们长期没拿到工资,快过年了,集体罢工,逼牧羊拿钱。王军催文龙迫于形势紧急,向高瑞兵商讨后,让我给常州牧羊人打一张20万的欠条,他们向范天铭老板上报,先付给我20万。我当时很憋屈,你们欠我的安装费,还要让我打欠条才付给我,这是什么逻辑!但是没办法,过年了,大家都没钱,为了拿到钱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们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被逼无赖打了欠条给他们寄过去。最后他们却说范天铭老板不批,只批12万给我。我哭。。。后续经过各种波折,这个20万分批打给了我。但是仍然远不够付弟兄们的工资。
工地十:新津邦德,公司:工地九,陕西咸阳康大现代农业有限公司。公司:江苏华丽食品机械股份有限公司。项目经理高飞,工程负责人王军,工程总负责人:催文龙,总裁高瑞斌。
2018年过完年,王军催文龙绝口不提付款事宜,在没有经过我同意,趁我方施工人员还没有进场之前,强行安排其他施工队进入我毛集没有施工完的工地安装,逼我退出。我迫于没办法,只好停工新津守在工地,让王军催文龙付钱。此时他们开始躲到背后不出面,让一个叫伍明俊的到现场与我协调,这个人在之前与我没有任何交集,我也不认识他,这个工程的合同也是王军签的。姓伍的各种软硬兼施,但是就是拒不支付我之前的安装费,答应只支付我们这一个项目的钱,兄弟们当然不同意。姓伍的以我之前打了欠条为由对我各种威胁要与我解除合同逼我退出。我愤怒的质问他:“你跟牧羊这种流氓企业狼狈为奸,用这种流氓手段坑农名工的血汗钱,你良心不痛吗?!”
直至今天,这件事一直僵持着,钱仍然一分没拿到。
他们已经通过各种演变成功规避了很多法律责任,他们不怕我们告,每当我们讨要安装费,他们就让我们走法律途径。让我们去告他们打官司。也有供应商打了官司仍然无法拿到钱的情况。
一直听闻天涯各路大神很多,身边有妻儿老小,所有人靠着我养活,还必须要给弟兄们一个交待。牧羊欠的几十万已经是我的全部,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整日被这个事情折磨得心累寝食难安。希望天涯各位高人与法律高手能帮忙出出主意,我该怎么办?怎么样才能把这些人绳之以法拿回我兄弟们的血汗钱?也在此呼吁,因牧羊各种演变各种更换马甲而遭受巨大损失的客户和供应商们能联合起来,一起追回损失讨回公道。
(备注:他们公司内部各种变更名称,各种注册新公司,各种更换马甲,但是人员一直都是这一帮人员。一会儿叫常州牧羊人畜牧工程有限公司,一会儿叫江苏华丽食品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我一个农名工搞不懂中间的内幕,我只知道短短两年时间,我自己亲身经历了成都牧羊人畜牧有限责任公司(原四川宁氏牧业有限公司),现已经是空无一人,扬州牧羊人畜牧科技有限公司(已名存实亡),青岛牧羊人畜牧工程有限公司(已宣布破产),常州牧羊人畜牧工程有限公司,江苏华丽食品机械股份有限公司。

猫狐探索自媒体最新资讯

 
[ 本地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使用协议 版权隐私 网站地图 网站留言 广告服务 积分换礼 RSS订阅 设为主页

315点评网全国统一客户服务热线: 客户服务邮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315点评

© 2008-2018 315点评网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